返回

重生之时代巨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原来是逃婚
    为了提防盗贼和其他类似的不速之客,曹老大和陈浮约定轮番睡觉。

    等夜色退去,晨光初洒,他知道应该是平安无事,就没喊曹老大,自己也躺下来再睡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就觉得鼻孔微痒。阿嚏,打了个喷嚏,一下坐了起来。

    “哎吆,碰死我了!”

    原来刚才伊人兮捉弄她,用发丝在他鼻孔前晃来晃去。她没料到陈浮眼还没完睁开,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眉之间被陈浮嘴巴触碰了一下。

    “对不起,伊大人。我还以为虫子咬鼻子呢。”

    “死陈浮!还说要保护我们,自己被偷走,估计也不知道。”

    她转身又走进里面和徐青萍哈哈大笑。

    此时,天色大亮。曹老大不在店里,肯定是出去跑步了。

    陈浮觉得以后得跟曹老大学两手。

    八点左右,徐青萍和伊人兮出去买早餐。

    其他人陆续到来,陈浮和曹老大绝口不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们收拾好柜台,摆好BP机,正准备迎接又一个繁忙的日子。

    这时,有三个男子进来,其中一个正是昨天上午在门口转悠了几趟的墨镜男。

    另外两个男子还都背着化肥袋子。一个男子背的化肥袋子装的是红色被褥。这袋子容量有限,被子也没折叠好,应该是窝成一团塞进去的,鼓鼓囊囊露在外面。另外一个背着装绿色被褥的化肥袋子,情形也相似。

    从这二人面色来看,他俩应该是来自陈浮老家。

    尤其,那背红色被褥的男子,陈浮还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墨镜男摘下来墨镜,陈浮还是不认识。

    “请问您......?”

    陈浮问道。

    “陈浮,是我。还记得吗?“

    他觉得有点眼熟的男子问道。这口音没有胶东味,正宗的鲁西南。陈浮知道此人必是老乡。

    “看着有点眼熟。不过,实在想不起来了。”

    “管大庆。还记得吗?”

    “管大庆?大庆。哦,原来是你啊。”

    管大庆也是他小学同学,和徐青萍是同村。

    他小学没上完,就辍学了。

    多年不见,这名字却还依然记得。

    “大庆,快到这边坐。你咋来了?都不敢认了。”

    他赶快把三人往里面让。

    大庆没接他的话,给他介绍了另外两人。

    和他装束相似的是他堂哥,叫管晓峰。

    这名字他也知道。

    墨镜男是徐青萍的表叔刘建设。

    这让陈浮非常吃惊。

    昨天,他从这里走来走去,怎么就没和徐青萍搭话呢?

    这表叔解释了一下,他才明白。刘建设上次见徐青萍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女大十八变,他觉得像是,却没一点把握。

    于是,他给老家那边打电话,让人过来赶快确认一下。

    管晓庆和管晓峰兄弟俩买了两张站票,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三人又轮番说了些话,陈浮头脑像是被风暴了一次,才理清楚他们究竟为何而来。

    当然,他们是为徐青萍而来。

    农村的孩子订婚早,结婚也早。这陈浮很清楚,他堂弟16岁,就有了孩子。

    徐青萍初中辍学的第二年,按村里人的观念也到了找婆家的年龄。事情也赶得巧,徐青萍家唯一男孩,她弟弟生病要做手术,需要一笔钱。

    也没征求她的意见,家里人就托媒人给她找对象。

    凭她的长相,在农村找个家境条件好的,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管晓庆就有个这样的家。

    媒人找过来,父母还模棱两可,他却表态了,就找徐青萍,还非徐青萍不娶。

    他心里明白,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错过了徐青萍,在三里五村的找个这样长相的,那就是难上加难。

    他父母虽然顾虑徐家的家境,却也拗不过自己的儿子。于是,双方家长吃了顿饭,就张罗着把婚给定了。

    徐青萍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只不过年龄还小,家里又确实需要钱,只好顺从了家里。

    眼看着几年过去,徐青萍更是亭亭玉立,比以前还要好看。关晓庆眼馋的不得了,催着父母到女家提亲,赶快成婚。

    徐家父母没话说,也是同意。都是农村人,吐口唾沫都是钉,不能失信于人。更何况是婚姻大事,要是有了矛盾,那就不是两家之间的矛盾,而是牵连甚广,是几家人,几代人之间的矛盾。

    徐青萍在外面闯荡了几年,挣不挣钱且不说,但是,见识却是增长了很多。

    最关键的是,她越来越看不上管晓庆。

    婚期眼瞅着就要到了,就是这个国庆节。

    她实在受不了两个家庭的逼迫,跑出来打工,找个能自由呼吸的空间。

    她告诉闺蜜她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