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时代巨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唱一首十年后的歌
    陈浮本来还想再聊聊,柳强东的手机响了。

    他接了电话,说有老客户等着拿货,得赶回去。

    陈浮说这都九点多了,回到那里都快十点了,是不是太晚了,可以让他明天拿呀,反正还是老客户。

    柳强东不同意,还说在创业阶段,就得尽最大努力满足客户的合理要求。这个阶段享受安逸,还为时过早。

    他就又背起不再鼓囊的包。

    陈浮送他到门口,顺便让他留意中关村电脑城的二手电脑,看看能不能搞到至少六七成新的。

    这个时期电脑属于奢侈品,一般人不用到破旧不堪,是不会淘汰的。

    但是,这里是京城,名商巨贾,达官贵人聚集的地方,一切都有可能。

    陈浮告诉柳强东,如果能搞到这样的电脑,他至少每年可以从柳强东这里拿上万张光碟。

    陈浮知道在海滨市网吧的黄金期很快就会到来,并且能持续大约四五年的时间。

    就学生群体而言,足够支持这个时间区间保持生意辉煌。

    柳强东欣然答应。

    黄枝丫和苏思源已经与曹老大等人混熟。

    大家都是英语专业,又是同龄人,沟通起来相对容易。

    只有徐青萍看似有点孤单,但是,还是面带微笑听他们聊天。

    陈浮本来想说天色已晚,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黄枝丫却不同意。

    她说陈浮给她带来第一单大额生意,还吸纳她为合伙人,她现在在京城算是东道主,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陈浮说:“来日方长,可以以后补着。多补几次都行。”

    “那可不行。择日不如撞日,欠人家的我晚上睡不安心,就今晚。”

    “大小姐,这都几点了。”

    “这也没几点啊,京城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这个时候,还有夜生活啊?”

    黄枝丫的话让陈浮他们挺吃惊,苏思源除外。

    在齐鲁之地,这个点饭店都快关门了,街头行人也很稀少。尤其,现在都快是深秋了。

    “我们去唱歌吧。好久没唱了,难得新认识了这么多朋友。”

    黄枝丫说。

    “唱歌?”

    这句话让人更吃惊。他们觉得找个小摊吃点东西还是有可能,竟然还去唱歌。

    “对啊,唱卡拉OK。要不去迪厅也行。”

    卡拉OK和迪厅他们也只是在港台剧里见过,在海滨市还没见过。

    其实,论起娱乐行业在京城的发展,卡拉OK还是挺早,在20世九十年代早期,还辉煌过一阵。只是,由于消费较高,屡见报端,批评声音甚多,从1998年开始,京城的卡拉OK七八成已经关张;剩下的大多数又是半死不活。

    当然,生意好的也有,比如天上人间,这时如火如荼。

    唱歌大家还都凑合,蹦迪包括陈浮在内的师院帮都不行。

    于是,大家最终决定去唱歌。

    1999年,京城还没有量贩式。

    第一家量贩式麦乐迪进驻京城还得等到千禧年,随后就是钱柜,再然后,就是雨后春笋,蓬勃而起。

    黄枝丫找的这家还不错,就在五道口,离华清大学步行二十多分钟的样子。

    关键是这里可以营业到凌晨三点钟。

    这是需要特批的。

    而且,由于黄枝丫和这家老板很熟,还破天荒地搞到了个小包间,不必像此时的大众唱歌基本上在大厅。

    当然,这小包间是有最低消费。

    从十点多凌晨三点,这五个小时,每人不低于60元。

    这已经是最低价。

    而且,黄枝丫给老板明确过不需要服务生和陪侍。

    伊人兮问什么是陪侍。

    黄枝丫捂嘴直乐。

    芦青说就是比如给陈浮找个衣着不整的姑娘陪着唱歌喝酒。

    伊人兮脸一红,吐了吐舌头。

    这资本主义的消费方式还真是不同。

    “师院派”除陈浮之外,都还没进过歌厅,也知不道怎么操作。黄枝丫和苏思源打头阵。

    其实,当副总时的陈浮虽然常常陪客人或者朋友进出娱乐场所,这个年代的点歌机他也不大会用。

    幸好大家年轻,学东西速度快,黄枝丫演示两边,基本都掌握了操作要领。

    歌单上曲目却不多,大多是1999年以前的歌曲,也算是老歌。

    这样也好,最起码大家都很熟。

    只有陈浮头上有点冒汗,他现在熟记的歌曲名字和旋律都是2010年以后的,也就是十年以后才出现的歌曲。

    黄枝丫唱了首My Heart Will Go On。

    这川妹子唱起歌来,又是另一番风味,虽不是天籁之音,也可以直追席琳﹒迪翁。

    苏思源唱了首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婉转悦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