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从救曹操老爹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追辎重(求票)
    曹操不由自主的看向程昱。

    程昱抚着胡须看着那尚在冒烟的尸骨,沉思了片刻道:“火堆尚温,说明那帮贼兵刚走不久,辎重车行进缓慢,立即追赶,或许能追的上。

    只是……此路向南有三条路,一条偏东,通往徐州,那是陶谦的地盘,一条向南,通往豫州,那是袁术的地盘,另一条偏西,通往汝南,也是袁术的地盘。”

    曹操不解的看着程昱,谋害父亲的既然是陶谦,扯袁术干什么?

    程昱继续道:“按说,那贼人既然是陶谦派来的,咱们应当直接往徐州方向追便是。

    不过……在下猜想,陶谦既然派人把太尉护送到兖州地界再动手,所下命令必然是赶尽杀绝,不留活口以掩人耳目,可是幸有刘公子相救,太尉得以幸存。

    如此一来,那帮贼兵并未完成陶谦之命,若是怕回去被陶谦降罪,改道向南,往豫州投奔袁术也未可知。

    所以,在下建议,兵分两路,一路向东南徐州方向追,另一路向正南豫州方向追,可保万无一失。”

    这话听得曹操频频点头。

    他本就对程昱极为信任,更何况刚才程昱判断,谋害他父亲的军士以护送为名,送至兖州后劫财杀人,主谋不是陶谦就是袁术。

    现在都已印证,程昱的判断一点都没错,此时对程昱更为信任了。

    “好,就依先生之言,兵分两路,各带二百人马,一路向徐州追,一路向豫州追,务必把辎重夺回,哪队夺回辎重,我重重有赏。”

    曹操拍板,立即奔出两个都尉,各自带二百人马迫不及待的追了下去。

    他们都清楚这批辎重对使君极为重要,若是追回来,使君的赏赐必然丰厚。

    刘平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要说程昱也是三国顶级谋士之一,对此事分析的极有道理。

    那贼兵要么回徐州复命,要么畏罪改投袁术,奔往豫州。

    为什么不考虑往西南方向奔汝南呢?

    只因汝南也是袁术的地盘,但是路途却远了数倍。

    既然要投奔袁术,直接走近路去豫州即可,万没有舍近求远的道理。

    可是刘平脑中有整部三国志的历史,据史载,陶谦部将劫走辎重之后,正是逃往了汝南。

    谁知道那人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反正他选了一条别人看来不可能的路线。

    此时得提醒一下曹操啊。

    “伯父,侄儿觉得,向西南再派出一路追兵,方为万之策。”

    曹操闻言,微笑着对刘平道:“平儿,难道你不觉得程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么?往西南,再行百里还是咱们兖州的地盘,贼人可会这么傻?

    日后你若想跟着伯父建功立业,该虚心向程先生这等高人请教才是啊。”

    他虽然对刘平的救父大恩极为感激,但想到刘平以前毕竟身份低微,可能连字都不识一个,天下诸侯大概连名字听都没听过,见识怎么可能比得上智计无双的程昱?

    感激归感激,这等大事却不能马虎,所以才有此一说。

    “请教可不敢当,”程昱晒然一笑道:“刘公子若有何事,可与在下共同探讨。”

    他顿了顿又道:“在下何尝不知,三路共追才是万之策,只不过毕竟是深入敌方境内追击,必须速战速决,咱们带来的军兵,只够派出两路追兵,必须有所取舍才是。”

    程昱的账算的清楚,他们这次迎接使君之父,本就没做打仗的打算,所以只带来了五百多骑兵。

    而听闻对方有两百人,虽然是步卒,但要想速战速决,必须以同等数量的骑兵应对才行。

    兵分两路,每路两百,已经分走了四百人,他们只剩下一百人守护,再没法分出一拨追兵向汝南方向追了。

    刘平听着,心里一阵着急,难道知道剧情发展,还眼睁睁看着曹操追错方向?

    可是曹操明显不相信他,等两拨人无功而返,再重新往汝南方向追,估计那帮贼兵早就在汝南城吃饱喝足睡觉了。

    不过刘平也总不能明说自己是个穿越者,来自两千年之后,知道这段剧情。

    他的身份是最大的秘密,说出去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带来麻烦。

    这个秘密还是一直保守下去为好。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突然背后传来一阵马蹄之声,只见北方山谷扬起一片烟尘。

    大约有百余骑飞奔而来。

    转眼那队骑兵到了近前,一个身材欣长的青年滚鞍下马,跪在曹嵩跟前抱拳道:“孙儿曹昂,拜见大父。”

    刘平仔细一看,那青年二十岁左右,生的唇红齿白,甚是英武。

    这便是曹操的长子曹昂了?

    曹嵩见到长孙曹昂,顿时眉开眼笑,双手扶起道:“昂儿,咱们爷孙得有四年多没见了吧,你怎么来了?

    让大父好好看看,几年不见,你可长高了,也壮实了”

    当年在洛阳之时,他们一家住在一起,曹嵩对这个曹家长孙极为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