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暖合夙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栾今粟是谁?
    溪中。

    热闹的高一七班。

    大家都各忙各的,一切如常,直到班里的话匣子朱焱大叫“她来了,她来了!栾今粟来了!”朱焱扯着嗓子叫唤,原本热闹的教室一瞬间变得安安静静。

    离上课还有两三分钟,看着来人,所有人都不敢造次,就跟老师来了似的,规规矩矩的盯着书本。

    后门不知道被谁关上了,栾今粟一个人坐在靠门的倒数第二排,最后一排于门的距离还是有一段距离,当然也有人坐。本来最后一排是没有的,可碍于栾今粟这火bao脾气,才安排上的。

    栾今粟很不客气的用右脚c开了后门,把最后一排的男生吓得背后一僵,大气都不敢出一个,都有点儿瑟瑟发抖。而栾今粟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径直地走到自己位置上,用脚摆正板凳,坐了下去。

    最后一排的男生叫江桌,是个学习不好的学生,不然,他怎么会坐在这位女大佬后面,整天承受着不知量的压力,就怕前面的这位女大佬,一言不合就拿自己开涮,他也想过换位,可是偌大的教室,除了这里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不对,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卫生角,堆放垃圾的地方,冬天还好说到了夏天就不敢恭维了。

    江桌是个腼腆的男生,属于那种有话都不敢说的人。虽然江桌坐在栾今粟后面压力山大,可好像栾今粟从来也没有找过自己的麻烦,就是脾气暴--z,动不动就能把自己的魂吓跑一半,要是心脏不够强大,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了。

    栾今粟坐下去后就趴在桌子上睡起了觉。

    栾今粟是谁?

    她可是溪中出了名的女xb,学校里流传着她很多可--怕的事迹,让人闻风丧d。就连老师都不敢管她,最开始校长找她谈话,不小心把话说重了,提了不该提的话,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把xz弄到了在升旗杆上,还放话说谁要是敢来放人,就别怪她不客气。

    校长是个50岁的大叔,被栾今粟整这么一出,脸都丢尽了,气得都要七窍生烟了。

    校长还是多多少少听说了栾今粟从前的事迹,他现在只能自认倒霉,谁让她这位大神考到他们学校。

    话是那么说,怎么可能能让一个孩子独大……等栾今粟离开后还是有老师去给校长解围。

    刚开学不久,就给自己了一个这样的下马威。至此这样,每当校长看见栾今粟,就像看到了鬼一样,吓得连忙溜走。他现在就天天求神拜佛,只求她安分守己,不要惹是生非,他就谢天谢地了,一看校长都不怎么管了,这些老师当然也不会多管闲事,只要她不惹事,一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些被她弄过的同学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但私底下会窃窃私语的讨论着栾今粟。

    1同学说“你们知道吗?栾今粟竟然进过sgs,就是中考后的这两个月。”

    2同学说“听说了,听说了。好像是因为打架,听说把对方都打成半s不s了,两个月的假期都在少gs里度过。”

    3同学说“真的太b戾了,难怪她连校长都敢nong。”

    4同学说“你说她这么狂,都把人打的bsbs了,真不知道,sgs的人为什么还要把她放出来,学校也还收她。”

    5同学说“就是就是,校长也是被门夹了,我说他就是活该,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吗?”

    ……

    这些话虽然没有当着栾今粟的面说出来,可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东传西传,也就传到了栾今粟的耳朵里,当下就把那几个咬舌根子的同学弄到了厕所里k--吓了一顿,吓的那几个同学,魂不附体。

    校长得知此事又能怎样?让她写检讨书,请家长,别闹了,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她家是个什么情况还是知道一二的;给她记大过,还是饶了自己吧,要真是这样,这位祖宗不把他s--c两-半就算是轻的了。看着那几个同学也没什么事,也就稀里糊涂的糊弄过去。

    这样一来就更没有人敢惹栾今粟了。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怕她,南知宿是个意外。

    他们是发小,和他们都其实还有一个,韩运韵,她已经不在了。

    栾今粟为什么进sgs,其实也和韩运韵有关。

    那是中考完的第三天,韩运韵本来还和栾今粟商量着去哪里玩,结果就在后一天,就阴--阳-两隔了。

    栾今粟已经没有爸妈了,现在的她是寄宿在韩家的,她们从前也是邻居,和韩运韵那就是没有血缘的亲姐妹那样好。

    栾今粟六岁时她妈就跑了,她爸爸是jc,和韩国崇是同事,虽然她妈跑了,但她爸爸对她很好,不管再忙都会关心栾今粟,就在栾今粟上初二上册时的某一天,她爸爸出事了,替同事挡了一q,那个同事就是韩国崇。当时,栾今粟被爸爸的同事带着到医院,医生说需要输血,可医院的血存量不够,需要家属输血,栾今粟当然志高奋勇,可发现,自己和爸爸的血型竟然不符合。虽然后来有其他同事输血,可还是没有没救过来,也是在这时知道,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