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初遇
    卞浅伊奋力奔跑着,一眼瞟到前方有间房门留着缝,仿佛看到希望之门一般,径直蹿了进去。反手拍上门,气喘吁吁,背贴在精致的大门上,门的凉意刺激着她的背部,使她翻涌的气血逐渐平复下来。

    目光所及,这个房间明显比之前那个房间还宽阔很多,客厅只有些许光亮,装饰无法看清,宽大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似乎在看着她,原谅她二百多度的近视眼,又带着个墨镜,这里又灯光幽暗实在看不清楚。

    “对,对不起,我……”看到房间里居然有主人在,想到自己是闯进来的,赶紧道歉,但刚刚快速的奔跑使得卞浅伊话都说不利索了。“时间恰好,好了,拿出你的本事吧!”如竖琴般清朗的声音响起,磁性温润,每个字都拨弄在人的心弦上,声音控的卞浅伊立马被这音色俘虏了,以至于她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要解释闯入的缘由来着。

    “实在不好意思,我无意……”卞浅伊赶紧解释,看样子他是在等人,并且误以为她是来赴约的人了,边说着边打算退出去,可刚开启门便听到了那个噩梦般熟悉的声音在询问酒店侍者,王朗就在外面,怎么办?卞浅伊吓得又合上了门。

    “对付男人你是专业的,只要你能让我有反应,这张卡就是你的。”男子显然不愿听多余的话语,说完这些就站起来往房间走去,只留下被他的要求惊得目瞪口呆的卞浅伊。

    她细细咀嚼着男子的话语,勾起了心魔:像她那样清汤寡水的,看着就倒胃,哪还有男人会对她有兴趣。王朗的嫌弃萦绕在她的脑海里,这些话狠狠击打着她的自尊心,因为自始至终她只有他一个恋人,一个男人,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

    既然如此,那就试试吧,试试。此时的卞浅伊决定了就拿眼前这个男人试试,既然他认错了人,那就将错就错吧。

    她毅然的摘下眼镜、帽子,脱下鞋子,赤着脚如上战场般忐忑的走向房间,停在门口。房间灯光依然暗淡,她隐隐看到男子穿着睡袍坐在床边的矮椅上,似乎在等着她去。

    “你可以去洗下澡。”男子看卞浅伊愣愣的站在门口,开口道。“啊,不用了,我,我刚洗过了。”卞浅伊下意识的拒绝,脸瞬间火热起来。她知道自己胆怯了,但证明自己的执念驱使她挪动了前进的步伐,脑海里翻着看过的电视、电影里那些暧昧的情节。

    卞浅伊故作婀娜的朝男人走去,随手拿起掉落在床边的领带走到男人身后。她的双手托着领带温柔的蒙在他的眼睛上,调整到舒适的松紧度打了个节。卞浅伊这才松了口气,幸好男人没有拒绝,她觉得这样自己才能放松,有勇气继续下去。

    卞浅伊的双手顺势在他的头部、双肩按捏起来,这套手法还是王朗妈妈经常说头疼,又查不出缘由,自己就想办法去中医师傅那学来帮她缓解头疼的,没想到今天用来缓解尴尬了。卞浅伊边按摩着穴位边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时言希安然的享受着女子的按摩,感觉整个身体越来越轻,如置云端,第一次觉得那帮损友们的安排有点意思。

    时言希,传闻中不到而立之年就独立创办亿中集团并打造成了拥有数十亿市值的上市公司。33岁的他已经持续位列黄金单身汉榜首6年,却少有千金敢惦记。起初女人们都是使出百般手段前赴后继的往时言希身边靠的。可他却甚是神秘,不但行踪隐秘,更是从未在公共场合出现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用说掳获他的心了,没几个人能见到过他。既然遥不可及,那就当时言希是人间妄想吧。

    却因此衍生出了不少八卦:有传他是同性恋,只爱俊俏男子,已经出柜;有说他在等待一个女人,非她不娶;还有直接说他压根就是身患隐疾,对女人是有心无力。对于这些传言时言希从来都不屑一顾,倒是兄弟们为他操了不少心,那是他们担心自己被传成时言希的同志,可最后都是被发配到了各分公司干苦力,美其名曰能者多劳。

    卞浅伊手上准确的捏揉着,脑袋里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能直接把他那个了吧,她自知没那本事。想想王朗是从不让她主动的,说是别学那些不好的,会变成坏女人的,可笑,最后他不也喜欢上了他口中的坏女人!

    手下的男人突然轻哼了一下,显然是刚刚卞浅伊想到王朗时迁怒手下的人,点按穴位时用力过猛了。“今天就让我也试试做坏女人的感觉吧。”卞浅伊下定决心,卸了手上的力度,接着她模仿起曾看过的调情方法。

    蒙着眼睛的时言希无法看到卞浅伊的行动,这从未有过的未知感和期待卞浅伊下一步的感觉刺激得时言希心跳加快。更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尖,不似梅香清冽,也不似百合浓郁,却能使人感到舒畅、惬意,让他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相比于之前那些送过来的女子,卞浅伊显得生涩甚至略显粗鲁,可时言希很是受用。突然卞浅伊发泄似的狠咬下一口,时言希只觉得脑袋中有根弦断了。

    终于时言希忍不住扯开了领带,顺从着身体的本能,一把抱起女人压到床上。不过他对女人是陌生的,有点无措,幸好此时的卞浅伊跟着魔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