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反常的时言希
    时言希略显被动的承受着卞浅伊的痴缠。突然一种陌生的感觉袭来,这让一向镇定自若的时言希有点无措,他下意识的用力推开眼前的女人,冲进浴房。

    时言希站到洗漱台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即便是睡衣的腰带还顽强的系着,却也已经是松散半敞着了,裸露在外的皮肤透出红晕。

    看着这样的自己,时言希瞬间窘迫起来,真是毁尽一世英名,太丢人了!想到房间里这个女人,竟有点羞于见到她了,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天,要是让那帮损友们知道指不定怎么笑话呢。

    算了,时言希不愿再想,便按了淋浴的开关打算用水清洗一番,正好让自己冷静冷静。

    总算是洗漱完毕了,时言希也打定了主意:既然目前为止就只有她做到了,这种感觉也着实让他满意,那她就该属于自己了,至少在他找到下一个之前,可惜她之前是专门做这门生意的,想到此处,时言希气血有点翻涌,自己是介意,却也不愿再去细想了。

    深受打击的卞浅伊万万没想到自己此时被一个陌生人加入了禁脔之列。

    时言希穿上睡衣,打开门,幽暗的房间和明亮的淋浴间形成鲜明对比,让他的眼睛产生了暗适应。但他等不及让自己的眼睛去慢慢适应,迫不及待的按开开关,他想仔细看看这个拿走自己第一次的女人究竟是何模样。

    然而明亮起来的房间里空无一人,他抓起床头的遥控器,按开客厅的灯光按钮,走出去,依然空空如也,许诺给她的银行卡还在茶几上,大门紧闭着。时言希再次回到房间,要不是有散落在床边的领带,凌乱的床单,还有那尚未完消失的香气,他都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一场梦了。

    看到那个女人就这么走了!时言希居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算了,时言希此刻有点累了不想再费精神,来日方长。

    时言希在临睡前终是没忍住打了助理文霖的电话:“文霖,给今天这个女人打200万,对了,让她以后不许再做这种生意了。”助理文霖接到指示,瞬间明白了:“是,放心。”边应答着边暗喜跟那帮人打赌了那么多次总算是赢了一次了,他从来都是相信时总是没问题。

    “钟小姐,你今天表现不错。”助理文霖拨通电话说。“抱歉,我……”被呼作钟小姐的女人赶紧解释自己还没能赶到约定地点,是因为在去酒店的路上她撞了辆车,对方不肯私了报警了,还在等交警来处理这件事。

    “200万已经打到你的卡里了,不过切记,以后不能再接生意了,否则后果你懂的,至于其他总不会亏待你的。”文霖可不想听对方多说就打断对方的话说道,时总满意就行,这个钟小姐可是他们几个给时总精心挑选来帮助他开窍的,见过一次,的确美艳妖娆,据说身经百战,花样百出。

    不是他们给时总安排不干净的,实在是之前好不容易请来的那几个雏时总都没兴趣。“啊,行,肯定遵守约定,谢谢,谢谢啊!”对方一听这金额直接乐懵了,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金钱的诱惑下其他什么也顾不上了,有钱到自己账里就行,可能自己没去成正合他们的意呢。误会也就这么持续下去了。

    一阵最原始的电话铃声响起,时言希拿起电话:“喂!”“时总,您现在该去公司参加新加坡项目的报告会了。还有您今天睡过头了!”是助理文霖的声音。

    “哦?”时言希睁开睡得迷蒙的双眼,拿着手机到眼前看了下时间9点46,自己居然睡懒觉了,这种事只在他未成年时发生过,不过还真是身舒爽,不错的感觉。“十分钟后酒店门口接我。”时言希交代完便挂了电话。文霖看着电话暗自想着昨天时总看来很是劳累啊,可别一发不可收拾伤了身体。

    时言希坐在会议室隔壁,通过单向透视玻璃看着会议室的开会情况。经过这么多年的培养筛选,能留在这里的都是千挑万选后的精英,基本都是能独挡一面了。

    可这些人见不得他闲,尤其那几个一起拼搏上来的兄弟们只要一见到他闲了就给他出幺蛾子,送女人,甚至是送男人,当然他们也从没从他这讨到过便宜。算了,也已经习惯了忙碌,更何况一些重大的项目还是要他去压阵的。

    时言希边喝着茶边认真的听着项目负责人的讲解,吞咽时感觉到脖子有微微痛感,手不自觉的摸去,就在喉结处,是破皮了吗?他忽然想到这是昨天那个女人抓的,怎么跟猫似的,是啊,她可不就像只不听话的野猫嘛。

    时言希的思维一旦打开就收不回来了,回味着昨天的细节,还时不时的露出神秘的笑,一会转成怒意,看得旁边的文霖莫名其妙。时总今天太诡异了,工作狂不工作了,在那开小差,不会是思春了吧!文霖真想拿出手机录下来跟小伙伴们分享这个神奇的发现。可想想那后果不是自己能承受的,还是独自欣赏吧。

    “时总,您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文霖实在不想打扰正神游天外的时言希,可是对面报告已结束,正眼巴巴的等待着时总评点,还是正事要紧。“很好,订明天中午的机票去新加坡。”时言希打开话筒说道。一会议室的人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