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出差加坡
    沉睡中的卞浅伊被持续不段的电话铃声闹醒了,迷糊中卞浅伊艰难的摸到电话点了接听键:“喂……”

    “喂,我刘姐啊,你来一趟公司,有急事。”初醒的卞浅伊原本还恍惚着,一听是公司的电话,立马打起精神来:“是刘主管啊?我今天请假有事,那个,我现在就来。”

    原本打算拒绝的,实在是这俩天的打击让她的精气神消耗太多了,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可一想到自己现在情场失意了,28岁的自己,可不能在工作上任性了,那就化悲愤为力量,好好工作吧。

    卞浅伊是在一家业内知名的土木工程网站工作,23岁那年从大学毕业出来就一直在这家供职了,算下来已经五年了。

    在这五年里卞浅伊从当初只能去工地、设计院收集资料和素材的跑腿小编慢慢的成长为了能独当一面的频道主编,权负责建筑结构频道的运行。虽然也曾有过小坎坷、受过些许委屈,但整体来说这份工作做到现在还是很愉快的,所以她很珍视这份工作。

    既然决定了去公司,卞浅伊就利索地下床洗漱,这家酒店离公司还挺远的,公共汽车不现实,每天打车也不现实,总不能买辆汽车吧,卞浅伊的驾驶证早就考下来了,不过家里车基本都是王朗在开,自己电动车骑着也挺方便的,便荒废了驾驶技术了。

    提到电动车,卞浅伊想到电动车丢在之前小区了,而王朗卞浅伊是绝不愿意再跟他有任何联系了,只能重新买一辆了。等有空还得买套便宜的房子,王朗那卖身钱留着心里不舒坦。目前钱还算富裕,先找个离公司近的酒店住着。

    卞浅伊边打算着边三下五除二的弄好,拉起箱子,就去退房打车了。上了出租车她看了下时间九点半,不算晚。决定先打了个电话给同事孙玥探探情况:“喂,孙玥,今天公司发生什么事啦?刘主管特地打电话给我,说有急事让我回公司呢。”

    “你怎么也被叫过来啦,跟你的建筑设计频道没什么关系啊,是关于新加坡国际水展的事,貌似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应该就是陪衬,主要是给排水频道。”孙玥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哦,原来是这个啊,那我来的有点亏,不过,反正我也没事,先挂啦,我在去公司的路上,待会见吧。”搞清楚事情后卞浅伊就放心了。孙玥是卞浅伊在公司结交到的好闺蜜,二人都喜欢美食和八卦,趣味相投。

    卞浅伊推着箱子来到公司时,编辑组的人和市场部的人正往会议室去集合。“你怎么带着箱子?赶紧的,开会了,笔记本我帮你拿了。”孙玥看到卞浅伊来了上去拉着她就走。

    等她们进去时会议室里已坐了不少人了,她俩按惯例挑了个后排的位置坐好。“你这俩天怎么请假啦,身体不舒服吗?”见孙总还没来,孙玥便倾过身体小声的问着卞浅伊。

    “你做好心理准备哦,不要惊讶得蹦起来,我昨天跟王朗离婚了,我现在自由了,呵呵,恭喜我吧。”卞浅伊用手掩着嘴巴探到孙玥的耳朵处轻声说道。

    “啊!”孙玥听了赶紧用手捂住自己因为惊讶而不自觉张开的嘴巴。想再问什么,刚刚略吵杂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这是孙总来了,卞浅伊赶紧拉了拉孙玥的衣服提醒她坐好。

    “编辑组和市场部所有人员都到了吧?”孙总试了试话筒,继续说道:“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个会,是讨论关于参加1天后的在新加坡金莎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新加坡国际水展事宜。因公司部分人员的疏忽,导致部分去新加坡参加展会的人员签证未能办下来,原计划去5人,市场部俩人签证都已经到位一人被驳回,给排水频道编辑一人签证到位一人被驳回。我们面临原计划五个人去完成的工作现在必须由三个人去完成,他们已经在那边进行展前准备工作,急切地跟我要人。大家谁有门路能这俩天办好新加坡签证的,最好是今天,至少得再去一个支援。”

    孙总说完后,下面的人便切切私语起来。“伊伊,你上半年不是办了去新加坡的探亲签证的嘛,你老公,哦不,你前夫有事没去成的,那签证还可以用吗?这可是公费哦,还可以顺便旅游一番,散散心。”孙玥说道。

    经过孙玥的提醒卞浅伊想起来了,今年3月份时请定居在新加坡的大姨帮忙,给自己和王朗申请了2年有效的多次往返签证,打算五一去新加坡旅游的,后来因王朗太忙了就没去成。现在倒是能派上用处了,离开这个城市散散心也不错。

    “孙总,我有新加坡的签证,可以直接过去。”卞浅伊毛遂自荐道。

    孙总一听立马高兴道:“那敢情好,其他人没有了吗?小伊啊,你跟给排水频道副主编取下资料,具体你们沟通下。今天晚上就出发,那边实在是火烧眉毛了,你在那边一切听从市场部总经理的安排。好,我们进行下一个议题。”

    会议终于结束了,卞浅伊拿过给排水编辑准备的会展工作资料,回到座位屁股还没坐热,文员的就过来说机票订好了,下午四点飞洋新加坡。

    这就说明卞浅伊需要在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里准备好去新加坡的一切东西,幸好箱子行李现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