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一夜疯狂
    卞浅伊嘴上硬着,心里却是没底的,没想到一点啤酒就把自己醉成这样,还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太丢脸了,都是那王朗害的。不行,自己得想办法溜走。不过这房间都开了,肯定得自己花钱,要走也是这个服务员走吧。

    卞浅伊想了半天不知该怎么开口,于是决定先洗个澡,自己身上太难受了,边洗边想办法如何打发那个男人吧。

    果然洗澡是个正确的决定,思路被打通了。卞浅伊想到了破财免灾,钱照付给他,这样他总不能再说自己言而无信了吧。

    时言希找了个舒服得姿势坐着,安静的看着卞浅伊眼睛滴溜转着,不行变换着表情的女人,终于在去了趟洗手间后,穿着包得一丝不露的睡衣走出来,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开口了。

    “这样吧,今天是我酒后失语,我把钱……”卞浅伊思虑半天准备用钱解决,可话刚说了一半熟悉的旋律响起,这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卞浅伊赶紧爬起来找手机,最后在门口玄关的包里找到了。

    卞浅伊拿起手机一看没有备注名字,广告吧?不过手机拿都拿了那就接下吧。“喂!”卞浅伊刚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事,就被对方铺天盖地的恶言秽语给骂懵了。卞浅伊把手机拿离耳朵,仔细看了下这个号码,又辨别下那声音,不就是那曾经的小三苏泫雅嘛,她都跟王朗离婚了,她来骂自己干嘛。

    卞浅伊耐心的等电话里的人骂累了,语速缓慢下来,才开口说:“苏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对方看自己说了那么多就得来卞浅伊轻描淡写的一个问话,沉下声音恶狠狠的说:“你心里有数,你都收了钱了,答应不再找朗哥,可你为什么又去新加坡故意和他遇见,太卑鄙了,要是你觉得钱不够你跟我要啊,还是你除了朗哥勾引不到其他男人了?”

    听到这里卞浅伊直接掐断了电话,把这个号码拉进黑名单。动作一气呵成!表面平淡的卞浅伊内心的火却升腾起来:真是谁都能来踩自己一脚,最近真是衰神上身。

    “今晚陪我喝酒呗,钱照付!”卞浅伊深吸一口气,坐到沙发上,对着时言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醉生梦死总比憋死好。

    时言希依然不说话,只熟练地打开酒柜,原本伸向新加坡司令的手拐了个弯转向了上方放置已久的苏格兰芝华士威士忌。

    如果此时卞浅伊看着时言希,就会发现他那向右微翘的唇角。要是让时言希那帮兄弟看到,肯定都会选择瞬间退散,这可是时言希使坏的标志。

    时言希利落的启开威士忌的瓶盖,拿出两个高脚杯,倒出棕黄带红,清澈透明的液体。卞浅伊看这开瓶技能不禁感慨:这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员就是不一样,开个酒瓶也这么帅。

    时言希走过来把手里的其中一只杯子递给卞浅伊。卞浅伊欣赏着面前的男人,觉得这气质做这行真是暴殄天物。

    卞浅伊把杯子靠近鼻子,有股焦香传入鼻子,好奇怪的味道。卞浅伊不想让时言希觉得自己没见识,就跟喝红酒似的倒了一口到嘴里。那浓烈的味道让卞浅伊差点吐出来,头一仰直接咽了下去,食道和胃也有了灼烧感。呛得猛咳了几声,好一会才缓过来。

    “咳咳,这个什么酒?”卞浅伊忍不住问道。

    “威士忌。”时言希简单明了的回答。

    卞浅伊明了了,原来这就是威士忌。果然自己跟酒没缘分,喝到的酒一个比一个难喝。但现在自己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也就不在乎口感什么的了,是酒就行。

    卞浅伊一仰头直接把剩下的小半杯直接倒入口中咽了进去。有了第一口的经验,第二口竟然觉得不那么难受了。身体的适应能力还挺强的。

    喝完了的卞浅伊看到时言希托着酒杯并没喝,晃了晃杯子示意时言希续杯。

    时言希走过去拿起酒瓶又给卞浅伊倒了四分之一杯,卞浅伊看着杯中的酒量,邹起眉头,不满意地说“太少了。”可时言希却把酒拿走送到桌子上了。“求人不如求己。”卞浅伊嘟囔着直接自己站起来边走边喝完杯子里的酒,然后拿起那瓶威士忌自斟自饮起来。

    当这瓶酒还剩三分之一时,时言希直接夺走了酒瓶。“差不多了。”时言希说。

    卞浅伊想站起来拿回酒瓶,却没能站起来,这是卞浅伊今天第二次被酒精支配了。

    时言希看卞浅伊无力的样子,知道她酒劲上来了。威士忌可是有名的后劲足。

    卞浅伊无法站起来抢回酒瓶,只能原地张牙舞爪的发脾气:“你说今天陪我喝酒的,怎么把我的酒拿走了,小心我不给你钱,哼!”果然还是醉酒的卞浅伊比较可爱。

    时言希放好酒瓶,然后把一开始倒在杯子里的酒一口闷了。缓步踱到卞浅伊身前,坐下,用魅惑的声音蛊惑道:“你今天可不只是雇我陪你喝酒的,你一开始可是包我陪你过夜的,这最重要的事你怎么能忘了。”

    卞浅伊愣愣的听着时言希的话,脑袋却是堵塞的。“哦,好的啊,他们总是欺负我,我就要让他们看看,有的是人要我,还是个美男子呢,比他强多了。”说着卞浅伊便一爪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