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善后
    这场激战即将开启时,时言希伸出修长的手拉开床头柜,卞浅伊一看时言希要拿的是安套,便扯回了他的手,用自己因酒精作用而炙热着的脸在时言希手掌里来回蹭着,眨巴着眼睛委委屈屈的请求:“不要用这个好不好,我不脏的。”卞浅伊这模样着实取悦了时言希,时言希想了下便应承下来。

    原本时言希之所以知道要用安套也是文霖安利的,说是可以预防疾病,保护自己,还可以防止对方怀孕,到时用孩子要挟敲诈。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放心她,要是有了宝宝那就生下来,他会承担责任的。

    在这场雨水之欢里,卞浅伊因体力不支在半途中就败下阵来,只剩下默默地承受着时言希的热情。

    时言希因着上次的窘迫经历,这次急于打个翻身仗,证实自己的能力。更因为他是初尝情爱,一时无法自制,狠狠地折腾着卞浅伊。

    终于云雨散尽,卞浅伊早已累极昏睡过去,时言希则感觉酣畅淋漓,滋味甚妙。

    时言希侧躺在卞浅伊身边休息,目光却依然炯炯的盯着眼前这个酣睡的女人,如饿狼垂涎着猎物般。

    今晚卞浅伊算是彻底打开了时言希的新世界大门,让他欲罢不能。但看着香汗淋漓的卞浅伊,念及她又醉酒了,就深呼吸一口气,按下又升腾起来的热度,暗忖:今天索性先放过你,来日方长。

    想着便到淋浴间打开喷淋冲洗起来,可水冲到后背时有点刺痛,洗完了对着镜子一看,背后居然纵横着数道抓痕,显然是卞浅伊在极乐之时失手抓的。时言希嘴角翘,想着这女人果然是只小野猫。

    时言希洗好之后还拿过一条毛巾湿了湿水,到床上帮卞浅伊擦洗清理了一番,好让她能够睡得舒服点。

    一切收拾妥当,时言希一看墙上的古钟,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自己还是第一次因着工作以外的事弄这么晚还没睡的。

    时言希把房间的灯基本都关掉了,只留下柔和的壁灯后回到床上,选了可以看到卞浅伊正脸的那边躺下,他想好好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可那淘气的头发却遮住了卞浅伊大半的脸,时言希伸出手轻轻的撩开,却是惊动了卞浅伊。

    只见卞浅伊咋吧着嘴巴翻了个身,把自己蜷成了一个团子继续呼呼睡着。见此时言希便放弃了,明天白天看岂不是更好。然后轻柔地把卞浅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把卞浅伊露在外面的肩膀也包裹进被子,再把被子掖好。

    虽然之前时言希消耗了很多精力,但他依然很是亢奋,没有丝毫睡意。时言希盯着卞浅伊的后脑勺,觉得遇到这个女人真是神奇,第一次是自己买她一夜,这次却是变成了她要花钱包自己。真是没想到自己还有被一个女人包养的时候。

    算来这是时言希成人以后第一次有女人能睡在自己床上过夜的,这感觉还真不赖,他觉得可以考虑保持下去。虽然卞浅伊之前是做那行的,这让时言希很是心痛,但她现在跟了自己,就绝不能再让她堕落下去了。

    虽然第一次遇到卞浅伊时,时言希也有过这个心思,只不过上次禁锢意味重点。而这次绝对是比上次坚定,是要保护她,为他负责。

    想着时言希便温柔地从卞浅伊后面把她圈进自己的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睡觉。然后把自己的头埋进卞浅伊脖子,那股独特的香味浓郁起来,舒缓着时言希的神经,让时言希渐渐进入了梦乡,脑海里依然盘旋着包含有卞浅伊的未来计划。

    当天微微亮时,卞浅伊被热醒了,感觉自己后背似被一股火烘烤着,下意识的往旁边挪去。不动还好,现在一动感觉整个身体都酸痛着,突然察觉到不对,转过头一看,一张人脸,吓得卞浅伊直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压住那快溢出的尖叫。

    虽然光线暗淡,但是卞浅伊依然分辨出了这是个男人,这也不是自己的房间。卞浅伊赶紧检查自己的衣服,穿的是睡衣,系得还算整齐,可身体那异样的感觉,让早就有性经验的卞浅伊惶恐了:自己跟这个男人睡了!

    卞浅伊轻手轻脚地爬到床下,不敢惊动床上的男人。大脑快速运转着,回忆着昨天的事。最后发现是自己主动勾引的这个男人,还包了他。卞浅伊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酒后乱性啊,天哪,自己怎么做出这样的事。

    内心慌乱无比的卞浅伊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找寻自己的衣服,最后发现在沙发上,手机也在那,赶紧拎着走到门口,胡乱的穿起来,准备跑路。当她拿起包包准备撤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么一走了之太没信誉了。卞浅伊环顾了下这个房间,估计价格不菲,算了,自己挖的坑必须自己埋。

    卞浅伊回想了下,昨天没有和这个男人谈定价格,那就自己来决定吧。

    卞浅伊打开包,里面有来新加坡前换的3000新加坡元。没想到这钱最后居然用来给自己的荒唐买单了,自己堕落了。卞浅伊一边心疼着钱,一边掏出1张一千的,这个等于四千多人民币了,不过这个男人这么高品质,这价格也值了。

    卞浅伊想到开房费也该自己来买单,又数出10张100面值的,犹豫了会又拿回2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