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期待余生的精彩
    卞浅伊现在是彻底的自由了,在28岁的时候,最终落得个家庭事业俩手空空。

    这感觉于卞浅伊而言,就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在这个梦里,自己拥有了想要的一切,平安喜乐着。突然闹铃响起来了,自己被迫睁开眼,然后梦醒了,卞浅伊梦里拥有的一切也就都化成了泡影,梦里的人继续欢乐着,只剩下梦醒的卞浅伊独自黯然神伤。

    忽然卞浅伊感觉嘴里有股咸味,刺激得她走出了沉思,此刻才发觉嘴巴里除了咸味更重的是血腥味,卞浅伊有点懵:自己跟小说里一样气得血都喷出来了吗?卞浅伊用舌头在嘴巴里试探了下,一股刺痛传来,这口感是自己刚刚情绪激动时咬破腮帮子的肉肉了。

    此时卞浅伊的委屈不打一处来,泪如雨下,然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为什么总是自己倒霉,真的是霉得够够的了。这就是所谓的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吗?古人诚不欺我。”卞浅伊边往酒店房间走边想着:“都来欺负我,我偏不要,我一没伤天害理,二没烧杀抢掠,更没丧尽天良,凭什么?”

    卞浅伊倔强的用手擦掉不停滑落的泪水,真是没骨气的眼泪,显示什么存在感啊,有本事去找他们复仇啊,那一个个欺负她的家伙们。

    想着这些的卞浅伊拳头越攥越紧,直至指甲刺入手掌的肉里,这疼痛比嘴巴里的疼过瘾多了,为了抵御这痛心里都不感觉那么难受了,这是情绪被发泄了?精神转移大法?卞浅伊第一次怀疑起自己是不是有施虐的倾向。

    至于找他们报仇,刘总倒是就在这边,卞浅伊看看自己的身板、弱弱的拳头,从没像此时这么后悔自己没学过武术、跆拳道。

    还是算了吧,好女不吃眼前亏,自己去只能算得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卞浅伊回忆起了昨天自己躲避刘总时的狼狈,彻底熄灭了去质问他的想法。

    那就换了想法吧,感谢刘总给自己送来了这一次性假期,现在可以尽情的在新加坡玩耍了,自己还真是需要这趟旅行呢,疗疗情伤,感谢前公司免费送自己过来。此时的卞浅伊真是充分发挥了阿Q的精神。

    虽然自欺欺人,但真的宽心很多,光天马行空的想了,眼泪都干涸了,心态也平稳了很多。

    总而言之,就当自己是被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毕竟霉倒完了,幸运总归会来的,风水轮流转嘛。余生还不一定是谁活的更精彩呢,期待新的开始吧!

    现在金沙酒店不能住了,得去拿走行李重新找酒店下榻了。

    提到酒店卞浅伊不由得想到了莱佛士酒店,自己昨天在那可谓是一掷千金了,虽然自己最近得了王朗的不义之财,但想到那八千多人民币还是很肉疼的,那家酒店绝对不考虑了。

    继续想着接下来的住处,卞浅伊忽然想到自己在这可是有家人可以投靠啊:“大姨,我来啦。”大姨从小到大可疼自己的,对自己比对姨哥哥还好,只是自己结婚后就不太和她联系了,每次大姨打来视频,自己都是草草聊几句就忙去了,现在想来有点羞愧呢。

    不知道这次找大姨会不会生疏。而且千万得当心,决不能让大姨知道自己离婚的事,她知道可就代表爸爸妈妈会知道,他们那么质朴的人肯定会很担心的,也会觉得自己让他们在村里抬不起头来的,说不定压根就接受不了自己离婚这件事呢。还是先瞒着,等以后再说吧。

    卞浅伊已经在金沙酒店的房间里了,她翻了下手机找到大姨微信,有点紧张的打了语音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伊伊啊。”是大姨特有的粗犷的声音,那音量差点把卞浅伊耳朵震疼了。

    “嗯,大姨好,嘻嘻,我在新加坡哦。”听到大姨那熟稔的称呼,卞浅伊立马进入撒娇状态了:“想大姨做的饭啦,我就不远千里赶来咯。”

    “你这小丫头片子,又来涮你大姨啊,上次也说来来的,最后还害的我被你哥埋怨骗了他。”大姨这语气满满的不信。

    “那个,上次是王朗没空,这次我自己来看你了,不带他了不靠谱。”卞浅伊对上次的爽约很愧疚,让大姨白忙活了一场。

    “伊伊,你真来新加坡啦?那怎么不提前说啊,我好让你哥接你啊,对咯,你哥跟嫂子也出去旅游了,咋来的这么不巧,不然就不让他们出去了。”大姨显然反应出这是真来了,关切的埋怨着。

    “大姨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地址我有,能找到你那的,你把好吃的准备好哈,大姨你最疼我了。”卞浅伊撒娇道。

    “行,等你啊,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是就知道吃。”大姨的常规碎碎念,好怀念啊。

    卞浅伊拖着行李径直离开了金沙酒店,房费公司操心吧,好歹前俩天自己还是在为公司服务的。

    坐在去往大姨家的出租车上,卞浅伊觉得自己该撩一撩大功臣孙玥,不过她现在不太方便接自己电话吧,今天对孙总自己狠狠过了嘴瘾,可别连累了她。

    于是卞浅伊发了一条信息给孙玥:“我今天自己直接跟孙总辞职了,找回了场子,你安心上班,晚上再详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