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他国遇知己
    卞浅伊欣赏完了这异国他乡的浪漫落日,心灵受到了更深一层的洗礼。她站起身来,只觉得身心平静舒适,似乎还沐浴在刚刚那温暖的霞光里。

    卞浅伊痴痴的看着刚刚太阳落下的海面,原本因为晚霞而染红的海水现在已经被墨蓝色笼罩,这神秘的颜色吸引着卞浅伊向前走去,想要探索它。

    当卞浅伊穿着凉鞋的脚浸入海水里,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反而温度适宜,是太阳沉入海水里进行加热了吗?那自己进入水里可以看见里面的太阳吧?卞浅伊调皮的想着。而她的身体也很捧场的去行动了。

    卞浅伊加快步伐的朝水里走去,没错,她想潜入水里一看究竟。

    隐隐约约有声音在身后呼唤着,可卞浅伊并不觉得这和她有关。不过越往下走腿在水里行动也越艰难,这让她不得不放缓了步伐。

    水已经没到卞浅伊的腰了,她觉得这深度应该够了。卞浅伊深吸一口气,准备潜入水里。

    就在此时一双手从卞浅伊身后抱住了她,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己遇到坏人了。吓得她一边大叫着救命,一边拼命挣扎起来,可这双手却死死扣在她的腰间,又是在水里实在用不上力。

    “你冷静点,我正在救你,没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身后的人一边用力控制着卞浅伊,一边劝说道:“你还这么年轻,不值得的。”

    原本处于狂乱的卞浅伊一听是女人的声音,安心很多,一下子安静下来。这时候背后那粗喘的气息似乎在控诉它的主人被卞浅伊折腾得很累了。

    “那个,您好,您可以放开我吗?”卞浅伊请求着。

    “你得答应我和我上岸去,不再求死了,有什么事非要走这条绝路呢?”对方和卞浅伊谈判着。

    “额,哈哈,您误会我了,我没有自杀啦,我只是玩玩。”卞浅伊知道是对方误会了,只得尴尬的解释。

    “真的?”对方显然还在怀疑。

    “真,比珍珠还真,我发誓。”卞浅伊诚挚的保证道。

    对方看卞浅伊都发誓了,觉得应该是真的了,就慢慢松开手。

    卞浅伊自由了,赶紧转过身来,想看看这个关爱自己的陌生人。正好看到对方似乎有点脱力,身体晃了晃,卞浅伊赶紧扶住她。然后搀着她往岸边走。二人很默契的一路无言。

    终于走到岸上,二人都瘫坐在了沙滩上休息着。

    卞浅伊侧过头看了眼旁边的人,偏巧那人也正看向卞浅伊,二人视线交接。卞浅伊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对方似乎也被传染了,笑得花枝乱颤。

    “哈哈,你居然以为我要自杀,真没想到,你太可爱了。”卞浅伊打开了话匣。

    “那个,我也不是故意的,哪有人这样玩的。”对方有点尴尬:“我上午在圣安德烈大教堂里看见你的,你就坐在我前面,当时还看到你哭呢。哪知道在这又遇到你。本来我也以为你只是在玩水,可看你越走越深,又想到上午看到你时的场景,我就以为你是在求死咯。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救人一命可是胜造七级浮屠的,不然上帝会降罪于我的。”

    卞浅伊只听见她那嘴里巴拉巴拉吐着字,想到一个词:话唠。越听她说话越觉得她可爱。

    “不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是佛家的吧,别入错了门。”卞浅伊及时帮她改正道。

    “哦,是哦,反正都是要我救人,哈哈。我叫姚楚夏。”姚楚夏自我介绍道。

    “我叫卞浅伊,无论如何今天还是谢谢你。”卞浅伊热情的回应着:“原来我们已经是俩次相遇啦,好有缘分。”

    “是啊,好神奇,居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俩次遇到你,你这个朋友我交了。”姚楚夏笑靥如花。

    “嗯,那我以后叫你夏夏吧,我你随便叫,你是哪里人啊,我是苑城的,28岁咯,我在教堂那是在接受洗礼,疗情伤的,我离婚了,呵呵,太丢脸了。”从卞浅伊如此坦然的揭自己伤疤,她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放下了。

    “什么,你也是疗情伤啊,我也是,我也是,我爸爸妈妈非让我去和一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相亲,太过分了。对咯,你比我大点点,我24岁,那我叫你伊伊姐吧,卞姐我叫着别扭。”姚楚夏很激动。

    “好吧,亲情那也是情之一,怪不得我们能遇见,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卞浅伊调侃道。

    据说2年一道鸿沟,差四岁那就是两道鸿沟了。可这两条鸿沟于她们来说是没有丝毫影响。二人只觉得相见恨晚,侃侃而谈,互为知己。

    在接下来的新加坡之旅中,二人更是每天相约一同游玩,把所有烦恼和不快都被抛在了脑后。

    卞浅伊看着旁边活泼可爱的姚楚夏,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把霉运倒完了,不然自己怎么能遇见她呢,这段时间卞浅伊跟着姚楚夏,是实实在在进入到了快乐的单身生活里。上帝还挺靠谱的,把好运赐给自己了,阿门。

    很快半个月过去了,二人在新加坡玩的乐不思蜀。可姚楚夏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哭着求她回去,说是她爸爸生病了,已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