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右不逢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旧友相聚
    卞浅伊选了一家离机场最近的酒店,因为她实在太累了,不想往市中心折腾了,坐飞机真是比上班还累啊。

    说到上班卞浅伊想到自己早就已经辞职了,现在自己可是自由之身啊。这段时间的放飞让卞浅伊彻底迷恋上了这种自由的滋味,不用定时上班下班,不用讨好领导,更不用担心被人算计穿小鞋了。

    之前公司的人事大姐打过俩次电话催卞浅伊回去办理离职手续,因卞浅伊当时正在新加坡和新朋友姚楚夏狂浪着,她也实在不想再踏足那里。自己在公司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居然被人以那么不堪的方式挤走,实在是意难平。

    但卞浅伊也不想人事为难,毕竟她也不过是听领导的话,做着分内的事,最后就以电话录音为证据,权委托她办理离职。这才算是和前公司做了彻底的了断。

    目前卞浅伊还不想找工作,虽然离婚她是净身出户,但这么多年下来,又没有小孩子,倒也积攒下来了小十几万的积蓄。

    在新加坡时,都是住在大姨家,吃喝玩乐基本被夏夏包圆了,还给她还生气,所以卞浅伊并未有多少花销。卞浅伊只花了她和姚楚夏回来的机票钱。

    对咯,还有那渣男的卖身钱,足够卞浅伊偷闲一段时间了。一想到那100万,卞浅伊的闷气又翻涌上来了,盘算着该怎么赶紧的把这钱扔出去呢?不然放着实在是隔应的慌。

    对咯,明天去买房子,把它换成房子天天踩在脚底下才能舒坦。此刻卞浅伊发现自己其实还挺记仇的。

    买房子是刚离婚时卞浅伊就动了的心思,因为正好可以给自己一个安稳落脚的地方,一直住酒店总归不是长久之计。用那笔钱买,也算是了自己和那渣男的一场相遇了。

    卞浅伊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卞浅伊是被从窗帘里透进来的光弄醒的,昨天只顾着睡觉了,没检查窗帘,卞浅伊微眯着迷蒙的双眼看了下光源。

    然后卞浅伊餍足的伸了伸懒腰,睡得好爽啊,不知道几点了。想着卞浅伊便伸出手去拿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手机显示9点47分,自己居然睡到这个时辰了,再晚点可就得续费了。

    卞浅伊发现有新信息,一条夏夏报平安的,她的父亲得病恢复得挺好的,过几天就能出院了。还有一条孙玥的,批斗自己有了新欢就忘了她这个旧爱,几天都不找她了。

    卞浅伊一想,可不是嘛,自己真的好几天没联系孙玥了,回来也忘了跟她说了。还好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可以把她约出来好好安抚一番,表达下自己的歉意。

    “玥玥,约不?”卞浅伊拨通了孙玥的电话,秒接,应该是正在玩手机。

    “约啥?不对,你不在新加坡嘛,想我想到说梦话啦。”孙玥贫嘴道。

    “是啊,还真是想到你了,要不要我给你变个魔术——大变活人!”卞浅伊自然的接茬,

    “啊!伊伊你回来啦!我还以为你还得好久的呢。”孙玥猜到了。

    “Bingo,你真厉害,夸你一个!那就奖赏你陪本宫用膳、置办家产吧。”卞浅伊继续耍宝。

    “切,那本公主就恭敬不如从命吧。”孙玥配合着。

    下一秒二人便默契的大笑起来,相互吐槽着这幼稚的对话。

    卞浅伊把自己拾掇好便拖着行李箱去酒店前台办理了退房,然后打车直奔吾愉广场和孙玥见面。

    “伊伊,这里!”卞浅伊刚下车便看到前方有个人形在挥手,她眯了眯近视的眼睛,还是看不清,紧走两步,果然是孙玥。

    “嘻嘻,久等啦,哇噻,山东煎饼,你怎么知道我正饿着肚子,知我者孙玥也!”卞浅伊此时倒是眼尖的一下看见了还热呼呼的山东煎饼,一把抢过来便啃起来。

    “拜托,形象!”孙玥看卞浅伊这土匪模样,不忍直视。

    “不曾有过,又何来在乎?”享受着美食的卞浅伊也没忘了损自己。

    二人边走边聊着,卞浅伊很快便把饼干掉了,还还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响嗝。

    孙玥直接嫌弃得侧移俩步,瞪着凤目:“天,别说我们认识,你现在可真是毫无女人包袱了,你之前还说我垮,你知道你现在可是比我还垮啊。”

    卞浅伊看她那样直接笑得直不起腰来。完不顾孙玥的嫌弃,死皮赖脸的一把抱上去,搂住孙玥的肩。

    “你只能选择接受,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我,哈哈。走,我们继续觅食去,今天我请客,这不回来的匆忙,也没来得及给你挑选礼物,就以此赔罪了吧。”卞浅伊说道:“咱得多吃点,下午才有劲陪我买房子去。”

    “我说呢,这么好心,原来指着我做苦力呢,那我要吃贵的。”孙玥继续吐槽着,却也惦记着这事了:“对咯,我有个同学卖二手房,我现在问问去。”说着便拿起手机发起信息。

    卞浅伊在旁边看着,心里暖暖的,这就是好朋友。

    不过二人的情谊丝毫不影响二人为了吃而起争执。她们一个想吃火锅一个想吃烧烤,争论不休,最后达成共识:多伦多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